FC2ブログ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彼岸森林*台北で
人生って、何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P1090989拷貝

週六的下午,台北大雨。
姊姊說我太善良才會被欺負。 我搞不清楚是善良還是笨。
即便是惡人,實在也沒有交惡的必要,我是這樣想的。
但這種想法,似乎不太合乎職場文化之需求。

週五午休過後,隔壁科同仁神色匆匆地向我詢問過去同事的電話。
說是長官有交辦,想請他協助重要業務。
時間緊迫,在不確定位子有沒有換過的狀況下,
先打電話給同科其他比較熟的同仁問一下比較保險,
再者,也想打個招呼。

陌生女子有禮貌地接起電話,告訴我兩位都不在,也沒有留手機可以聯繫。
將緣由據實以告後,留下姓名和分機,女子告訴我他會轉達。

五分鐘不到,和我同樣跟著老闆過來的同事打電話來,
我想,興師問罪應該是再適合不過的形容詞。
「我已經在聯絡了為什麼還打電話上去」
「接電話的是他們家主秘!你知道嗎!」
「他們那邊老闆根本就不允許下面的跟我們有接觸,你還...」

剎那間,我像是個身穿睡衣闖入高檔酒會的蠢蛋。
不知前因後果,不懂察言觀色,
就這樣冒冒失失地破壞一樁他正苦心經營的好事,害他得收拾殘局

謎底揭曉告密者是我,身為臥底幹員的他遭到背叛痛心疾首,
而罪人應該切腹自殺以示忠誠。

對話結束五分鐘,同樣身為移民者的長官詢問我打電話到樓上的事情。
語氣和緩中帶著關心,八成是淚水上湧眼睛脹紅換來的同情。
納悶於事情傳播速度異於常態之外,想不透這樣的狀況竟然屬於緊急通報事項。

事情有這麼嚴重?
不禁懷疑是我神經太大條,還是過去的同事們太會演。
碰面的時候完全不覺得自己是瘟神,我們有說有笑再自然不過。
還是我把事情想得太單純,以致於無法理解複雜人性的運作模式。
或是這種高檔次鬥爭戲碼小孩子不適合操作。

不懂,也不願意懂。

就事情處理面向來說:
既然你在聯絡了,為什麼還會有人跑來跟我要電話,
是你沒有告知,還是講了對方沒聽清楚。 難道,這會是我造成的問題?

就感受上來說:
我們的關係有惡劣成這樣,需要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
還是我資質駑鈍到無藥可救,不給點顏色瞧瞧會搞不清楚利害關係。

很多的難過和一些生氣,聽著椎名林檎的落日哭回家,
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把新舊移動之間的尷尬抽出來洗刷。

「我們兩個局,關係有不好嗎?」

屢屢被問到這問題,卻總是答不上來的感覺。
不能說好,也不是不好,只是沒有那麼好。
就是人們不能總是在熱戀吧,you know.

但周遭的人們見解可不同,我們彼此像是對方的禁忌,不能碰觸的存在。
真要說從什麼時間點,什麼事情開始變成這樣,我不知道,但氣氛如此。
跟恐怖電影裡森林煙霧瀰漫鬼影幢幢一樣,前方模糊不清,但人人面色鐵青。

究竟從什麼事情,什麼時間點開始進入國共不兩立的戒嚴時期,無從查起。
沒辦法隨著恐怖的氣氛起舞,我入不了戲。
為什麼要把另一個生命體當作是惡人?
為什麼要助長這種泥沼漩渦繼續進行?
如果劇本註定要這樣演,陣容華麗哀傷滿座,我不配。
不配在這裡裝清純,不配在這裡假天真
抱著難過回家吃自己吧。
page top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ey | URL | 2010-09-26-Sun 21:53 [EDIT]
慎重考慮下個階段寫個小說XD
無大夫 | URL | 2010-09-22-Wed 22:25 [EDIT]
什麼!竟然錯過這麼激烈的劇情!(恍神)
芳君 | URL | 2010-08-30-Mon 20:47 [EDIT]
所以我躲在學術的象牙塔裡,把眼睛遮起來。
加油!當成在入世的認識暗,會感覺好一點點。那裡不是你一輩子會呆的地方,就不要放心進去。保護自己!!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彼岸森林*台北で.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