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彼岸森林*台北で
人生って、何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前陣子看《外交官田康作》。
劇裡的女孩在搬家時,知道爸爸是詐死,丟下孤伶伶的他在外面犯案後。
將曾經緊緊擁在懷中的小骨灰缽放在雜物架上。

究竟H過世的時候,我會是什麼感覺,
到現在還找不到自己比較舒適的位置,
也許連活著的H,我都還找不到適當的表情面對。
昨日,大暴走。

沒記錯的話,H過去軍旅生涯的友人張先生開始和H聯絡至少有半年了,
原因不明,但每隔一陣子會打電話到家裡來,因為H的手機打不通。
H手機難打了出名,這些找不到苦主的人就會流向室內電話。
定期地找一個經常不在這隻電話旁的人,
而所謂的家人就像隔壁同事老是不在的倒楣鬼,必須例行性代接電話。
很久以前是銀行的催繳貸款,後來是脾氣很差的雷先生。
後來張先生也加入雷先生的行列,規律地打電話來。

張先生昨天來電,由於室內電話有來電顯示,
H選擇讓電話響個不停,繼續睡覺。
一分鐘後,我的公務手機響了,張先生來電。
對方有禮貌地告訴我是打電話到辦公室問到手機。
顯然是老早問好了,畢竟昨天是星期天。
表明有信函要交給H,不方便的話投家裡信箱就好。
身為不能對長輩失禮的晚輩,親切地約了碰面拿信,結束通話。

以上的經驗讓我覺得躺在床上的H是無能至極的生物。
要讓事情發生了才處理,還附贈「爸爸會保護你、放心、我知道他不敢」之類的垃圾話。

陳述完電話內容後,H立即表現出會認真處理的樣態。
是,我知道H會處理,他也應該要處理,對於他後續的處理也不擔心。
問題是在情感上完全不受照顧:竟然讓這種事情發生,還沒有半點愧疚的意思。
更大的矛盾在於我知道H感受度稀薄的原因,
只是至今仍找不到讓自己好好接受的方式。




H是眷村長大的孩子,和T的生長環境截然不同。
最大的原因應該是H從國中就進入軍校體系,一路成為職業軍人,退休。
嚴格說起來,H沒有太多家庭生活經驗,軍事單位也不是培養細膩感受度的場域。
H的大腦裡應該只有「處理事情」的工作細胞,
和少數存活但無法發揮作用的感性神經。

從過往爭吵的過程,已經明白地知道我們看的層面截然不同。
回溯無法接受H的最大原因,莫過於父親形象的破滅。

小學四年級,H退休。 原因是想替自己做點事。
我們搬到外公的宿舍與阿姨同住,目的是把房子租出去,加收入。
而退休俸則成了H的創業基金,開始為他的人生努力。

國中一年級,外公的宿舍繳回,搬到位於新店的自家。
由於離學校車程太遠,一個星期後又搬到舅舅家,
截至目前為止已經住了十七年,當初的暫時幾乎要成為永久。
初期與舅舅家三口共七人同住,日後因表弟就學,與舅媽工作地點都離家太遠,
舅舅一家搬離,另外租屋,約表弟國中時購置新屋。

與舅舅同住的日子是愉快而熱鬧的,有舅媽的料理,舅舅的照顧和表弟的陪伴。
相較之下,H工作不明與缺席的狀況讓父親的身影逐漸稀薄。
我只記得有做過電玩機台開發和廢轎車回收,其他零零總總記載於父親的職業欄裡。
沒有聯絡電話的公司職位曾讓我獲得班導關愛的眼神,
算是國中時期的小創傷,爸爸沒有職業無妨,請不要用有問題的眼光看待我。
日後談起這件事,H憤怒地解讀:「你爸沒有職業有什麼好可恥的?」
當下覺得,對於沒有職業耿耿於懷的人,應該只有H自己。
領悟到H沒有立場對調的能力,沒有灰色而細膩的情感地帶。
不用奢望他能夠瞭解學生因父親職業不明,被老師分類為需要幫助者的怪異感,
以及無法對權威者解釋,無力改變狀況的委屈。

自H退休開始,國中、高中、大學在學業與生活的開支,全由T處理。
包含逢年過節發放的紅包,也是由T支付。
退休俸在短短時間內消逝,房租由H收取,只進不出。
我不記得是國小還是國中的時候,T帶著我和弟弟到銀行與H碰面。
日後才知道,那是要領取我們名下的定期存款,
兩筆爺爺眷村房舍出售後,分給孫子們的留學基金。
T是在上班時間被叫出來的,H十萬火急地必須在三點半拿到錢。

從某一天開始,新店自家的房貸開始沒辦法如期繳交。
H說他會處理,而T不願意擦屁股。
花旗銀行的小姐變成來電常客後,我們搭的上關係的長輩,和H找的到的人,
就這樣每月調一次頭寸支付貸款,直到T接受「上輩子欠的債吧」,默默地還款。
T退休後,也替H歸還向家中長輩、自己兄弟姊妹商借的款項,
至於其他的,出現了就還吧,T這樣說。

很慶幸家中長輩沒有將金錢往來衍生的情緒轉向我們,依然視如己出。
卻也想問:
有沒有站在孩子的立場想過?
有個向娘家親戚借款的父親,孩子如何坦然接受感輩的關愛。
有沒有站在妻子的立場想過?
有個向親弟弟借錢的老公,該如何繼續姊弟關係。
若不是長輩的善良與體諒,我們可能在風暴中成長,難以壯。

---待續---
page top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ey | URL | 2011-03-01-Tue 19:42 [EDIT]
通則率高的驚人啊
正太影 | URL | 2011-02-22-Tue 08:59 [EDIT]
"這老爸真好當!!現成的老爸!!不用付學費(以下略)"語出自哪,我想你知道
同樣的話,換個家庭好像好像也通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彼岸森林*台北で.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