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彼岸森林*台北で
人生って、何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似乎會有好一段尷尬。
由於距離產生空檔,原生家庭的種種會在日漸稀薄的往來中浮現。
相較於隔一陣子就會北上的我,
P離家的距離似乎比較遠。
我們為了「回家吃飯」交鋒多次後,
才搞清楚P到目前為止,沒有動過回家的念頭。
半年多來,平均大約每三週左右回P家一次,
是因為爸爸說,因為媽媽說:很久沒回家吃飯了。

只是,P早在之前就不喜歡回家吃飯。
下班後偏好窩在空蕩蕩的新屋裡做工,晚了才回去就寢。
最近發現P的開朗不計較,某種程度上,是對母親強力控制的解放。
小時候媽媽不在家的恣意,長大後在超市零食櫃前自由選擇的樂趣。
還有我不在家時,隨心攝取高熱量垃圾食物。
不計較卻也有麻煩之處,時間管裡、人際關係受影響,狀況有待改善。

梳理P的同時,自己也面臨難題。
我無法融入P的家庭,精確的來說是找不到方法,摸不到規則。
彷彿進入迷霧森林,聽的到動物們的聲音,卻看不清楚對方的形體。
面對糨糊般的景象,無力、沮喪、徬徨,有時冷不防地被踩一腳,暗自難過。
不止是我,動物之間也搞不清楚彼此的長相,有時因為太過接近而受傷,
到底這是什麼光景?

P家重吃無庸置疑,聯繫情感的方式聚餐屬首選。
可惜餐桌上的氣氛讓我難以下嚥。
當然,如果腦袋放空單純「進食」不成問題,只是完全沒有再參加的意願。
詭譎的餐桌上有想說話但少有聽眾的爸爸、拼命餵菜的媽媽,
與從不作聲迅速扒菜閃人的哥哥。
各自有心事,誰也不說明白,視線很有默契地停在菜上而不是彼此。
飯桌帶來的團圓恐怕比較接近束縛,用餐與離桌速度之快,
不禁要想:你們坐在這面對面莫非是種痛苦?
而我總是像等字幕跑完的觀眾一樣,和P守著空蕩蕩的餐桌喝湯。

試問,回家吃飯是為了什麼? 提案者究竟是怎麼想?
對我來說,似乎是無解,昨日新發展更令人懷疑這輩子會有明瞭的一天。

「每個星期都回家吃飯」
「週間也可以回家,提前說一聲就好」
三不五時週末的中午十一點半左右家裡電話會響起,
「今天想吃○○,要不要回家吃飯?」
以上的邀約通常不會有結果(姑且稱之為邀約),
因為行程前一晚便安排妥當,更不用說週末通常是幾個月前開始預定。
「依照我跟貴府的行事作風斷差來看,大概這輩子都無法參加你們家的活動吧」

週三P以Line告知明日回家吃飯,原因是嫂嫂的伴手禮點心即將到期,不得不了。
回家拿東西就閃人似乎不妥,加上週末媽媽也有來電提回家的事,那就吃飯吧?
本以為是順水推舟,誰知到逆鱗而行。

「以後不要說平常日要回家吃飯,這樣媽媽會很緊張,要就週末...」
開飯前在廚房裡忙最後一道菜的媽媽說,語帶責備。 P不高興。
是了,如果不是三番兩次的吃飯說,
我們會避開用餐時段返家取物後離去。
因為我不會有前往的動力,而P不想回家。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昨夜,對照我的離家,似乎要平順許多。
自行決定不定期返家,與個別成員聯繫。
雖然有時對爸媽之間的搞不定把我捲進去,
媽媽選擇依賴女兒而不是兒子,偶爾來自媽媽的框限所引發煩躁,
至少我與家人之間感受不太到疙瘩,鮮少有進退兩難的尷尬。

我想,這裡有兩個議題,一個是P的離家,一個是我的加入。
經過幾番爭吵與整理,領悟到分開處理似乎是比較妥當的處置。
面對P與原生家庭的關係,或需應該從中抽離做個旁觀者。
媽媽對P說的話不是對我,P與母親間的衝突由他們決定對話的進行。

回家吃飯不是對我說,離家則是P的功課。

page top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彼岸森林*台北で.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