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彼岸森林*台北で
人生って、何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P家的狗走了,一隻年事已高,隨時離開都不意外的狗。
走的形式可稱之為意外,在家門前被鄰居的車子撞過。
但也可以稱之為必然,因為男主人從來不使用牽繩,
所謂的意外或倒楣已經發生過至少兩次。
P家成員處理狗兒往生的方式,使我徹底地明白彼此差異有多巨大。

不能說,不清楚的模糊與晦暗,不論是什麼都藏著。
沒有人通知P狗兒走了,知道沒必要。
事情的經過沒人過問,過失不能談。
沒有人對擺明兩光的火化公司有意見,早點結束就好。
一切就這樣似有若無,狀似完善地埋葬起來,看的我好心驚。

埋了那些,埋了這些,埋了自己,又聾又啞。

狗兒走的第一時間,女主人嚎啕但沒有大哭,衛生紙擦拭後依舊平整。
她那碩大而沈重的情感包袱像是水球,抑或沙袋,
壓的我無法動彈,理智上覺得該安慰些什麼,感受上卻不想向前,很不舒服。
直覺說,你沒有能力解決,也沒有能力負擔,過去只會被壓死。
相較於過往經驗中明確感受到的傷感,女主人的包袱太複雜,甚至接近統化後的深沈,
生平第一次不敢也不想去試圖瞭解水球內容物。 P說她應該有藉此宣洩其他的事情。

但看樣子似乎是過於壅塞以致於完全沒有鬆懈的傾向。
一方面對眼前的狀態感到驚訝,另一方面明白是放棄的時候了。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改變是不可能的前提下,我們也只能保持這樣的距離。

「P父母喜歡你嗎?」
P說是,但我其實不覺得。
所謂的喜歡應該是建立在瞭解的基礎之上吧? 最起碼有些粗淺的認識。
可惜,我們差得太遠,而對方沒有對話的空間與傾聽的習慣。
永遠都是自己在講,滿到整地都是。
根本就沒看到我的狀況下,好惡全都只是你腦內劇場的妄想罷了。

曾經試圖回應與對話,終究是放棄。
現在何止言說,連傾聽的意願都沒了。
終於瞭解P為什麼把自己的感知關閉,總是把話當耳邊風。
因為那些一再重複,了無新意,毫無邏輯,缺乏觀照的話語,
實在跟殘渣一樣沒有撿起來的必要。

我問P「你覺得爸媽瞭解你嗎?」 無法回答。
P應該很想正面回答,但瞭解兩個字實在難以說出口。
以為身為同科系應該很容易被瞭解的我錯了。
連相處這麼多年,樣態鮮明的兒子都不能夠正視,遑論其他人。
只能任由你們自顧自矇著眼,毫無根據地想像在下是何等模樣。

放棄那些我以為的家人相處之道,因為距離實在太遙遠。
即便人在你們面前,心門不開又怎麼看得見。
曾經辛苦努力,試圖告訴你們我在這裡,怎耐無回應。
你們在那,不知是對哪兒講話。

既然在與不在都一樣,請容我退下,
比起我,空椅子應該更符合你們的需求。
page top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彼岸森林*台北で.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