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彼岸森林*台北で
人生って、何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終於,P哥哥的婚宴舉辦完畢。
我弄丟了一條項鍊,婚宴發生的場景在腦子裡轉好幾回。
除了失序,想不到更貼切的形容。
雖然覺得不恰當,但未來若只能是同樣模式重複,似乎也很合理。
行前,一直在思考該以什麼樣的角色出席,要做到什麼程度。
是工作人員還是客人?臨場要幫忙的話,要幫到什麼程度?
我拿不太定主意,盡全力的工作人員和接受服侍的客人好像都不對。
最後決定當個僅處理交代範圍的工作人員,
只把分內工作做好,其他即使看不下去也不插手。

我想,這是場缺乏對他人有所關懷的宴席,
很慶幸在行前做了善待自己的決定。

女方家人來的不算早,他們一群人自己走進餐廳,無人引領。
餐廳燈光還沒有全開,廁所一片漆黑。
新郎忙著處理外頭的布置,而男方父母還沒有到場,P請他們入座後繼續忙碌。
他們有的枯坐在圓桌前張望,有的向女方爸媽道恭喜,四處走動,
空氣裡似乎瀰漫著尷尬和不知所措。

新郎不是應該帶他們去見新娘嗎?
男方父母不是應該提早在餐廳等候親家到來嗎?
明明是客人,卻自己默默進場,默默等待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禮桌設在戶外,是個會曬太陽,沒有雨遮的地方。
詢問雨天方案所獲得的答案是:祈禱不要下雨。
我不知道這樣的回答是什麼,遇雨時禮桌撤與不撤的決定者不知道是誰。
難道,收禮小姐除了要忍受正午烈日之外,還必須冒雨,
自己視情況決定是不是小雨繼續收,雨大到某個程度時撤離?
反正無論是烈日還是陰雨,妝糊了似乎都活該。

我們獲得了兩隻簽字筆,一本禮簿與簽名本,
最基本的謝卡與空紅包袋沒有。
簽字筆少的沒常識,極度懷疑這是小孩辦家家酒的規格。
如果不是自備道具,不知道裡桌要如何工作。
桌上有美麗的糖果罐和照片小卡,
但沒有給工作人員飲水,甚或墊肚子的點心。
你們很忙,但可以叫人在太陽下待一個半小時連水都不給嗎?
P很貼心地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瓶飲料,讓我們不至於中暑。

賓客來約一半時,男方父母到場。
母親一路上欣賞布置,穿越人群進入餐廳後,下來說要去修整妝容。
不知道在餐廳裡怎麼樣,但眼前所見花蝴蝶飄過,
讓我不確定看到的是女主人還是女客人。
收禮工作期間,沒有人出來關心禮桌和招待的人們。
頂多路過的時候像明星一樣跟粉絲揮手致意說謝謝。

有時是新娘進場不忘關心我們,但通常遇到的是新郎或爸媽專程出來叫吃飯,
快的話是進場後馬上出來叫,慢的話也是前兩道菜。
他們會注意誰還沒有進來,誰還在工作,是不是漏了招呼誰。
但自始至終,新郎和男方父母都沒有出現過。

男方母親在送完客後,滿臉笑容叫了我的名字,說道「我們要去結帳了」
我指指身旁的P回答,「都在他那邊,我們交接清楚了」
母親看向P,兩人離開去結帳,沒有第二句話。

我可以理解在賓客雲集的狀況下忙碌有所疏忽,
但忙亂過後好不容易見到工作人員的第一句話是要去結帳?
知道錢不在我身上之後就轉向錢處走人?

事後再多的謝謝二字,真的都抵不過瞬間感受。
掛心的是錢,不是工作人員的辛苦。
有沒有吃飽、有沒有狀況、數字如果不對沒關係...
有成千上萬種關心的方式,偏偏你就有一句要去結帳了。
禮桌生涯近十年,遇到劈頭只問錢的父母還是頭一遭。

結完帳,新人好友工作人員嚷嚷著說拍合照,
男方母親急喊著P的名字,找不到P換找我,
什麼事情這麼趕? 母親回答:要拿菜,還有酒。
會場已經沒有其他人了,但母親急的程度彷彿是害怕酒菜被偷一樣。
我去找P,母親換抓新郎去搬酒菜,打斷了拍照,回頭還不斷確認。 
不知道看在新人好友的眼裡這是什麼狀況。
身著深藍色雪紡紗小洋裝,頸繞珍珠項鍊的濃妝婦人,
領著小包腳踩高跟鞋來回嚷嚷。
「酒呢?拿下來了嗎?菜,有看到菜嗎?快搬上車」

我覺得,好詭異。 類似某種後現代藝術要表現的衝突感。

婚宴後,和P講了好多天。
他不喜歡親友來吃頓飯就走,和其他表兄弟結婚時不一樣,
沒有到家裡坐坐,沒有事後兄弟姊妹年輕人小聚。
他說舅舅沒笑容,跟平常不同,而爸爸好像也不太開心。

席間男方父親到處找人喝酒,敬酒時脫隊逗留,
得讓新郎抓回程序上,而敬酒隊伍也不知為何走到分散。
除此之外,還有議員不知所云的冗長致詞,
以及不知道是誰已經定了包廂,邀請大家宴席後唱卡拉ok的宣布。
同桌的年輕人一臉狐疑,我們面面相覷。

這像是場沒有主人的宴席。
客人不被招呼,工作人員不被照顧。
主人像客人,客人像工作人員,工作人員像不存在。

而婚宴又暴露出家族之間的關係狀態,
小至P的原生家庭,大至P父母兩邊的家族親友。
血親大伯冷漠無言,和P父親稱兄道弟的是所謂社團結拜。

累積已久的一切都在三個小時內一覽無遺,無法遮掩,也無力回應。
可以前進,但又稱不上運作的失序。
page top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彼岸森林*台北で.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