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03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05
彼岸森林*台北で
人生って、何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昨天,P表姊婚禮。
臨走時,發現摩托車置物箱上放了束鬱金香,
是供賓客們隨意拿取留念,佈置婚宴會場的花卉。
留他的主人是誰我們都知道,
看著已經被太陽曬到搖搖欲墜的白色花瓣,好寂寞。
照往例,我必須花上好段時間處理每次和P父母碰面過後的情緒。
P的雙親應該足以用貌合神離來形容而不為過,
K聽了從國高中至今,P家裡的種種後說「你爸媽好孤單」。
是的,他們不信任彼此,卻又互相在意。
關係無從健全發展,執念如細索綑繞,深陷涔涔血肉。
於是影響到了親子關係,影響到了兒子的親密關係。

席間,P母親一如往常地開口,
進行我通常聽不太懂,覺得邏輯奇怪,卻渾身不舒服的陳述。
這種對話,我們必須在事後討論,拼湊還原現場,推敲各種可能。
即便是P也鮮少能夠理解母親想說些什麼。
原則上拐彎抹角,話中有話居多,
讓人除了莫名其妙之外一肚子火。

應該是進步了,當下的反應不太有憤怒,
覺得錯愕,疑惑,尷尬,然後笑一笑禮貌地結束話題。
現在是什麼狀況?好像哪裡怪怪的?
雖然依舊有不舒服,但程度好許多,
雖然依舊不能理解為什麼要說這些話,但比較釋懷。

我試著練習把不舒服放在外面,不要拿進來。
你有說話的權利,而我有不接受的權利。
試著練習不要對號入座,她說話的對象不見得是我,
畢竟,很多時候我們弄不清人我分際,錯把馮京當馬涼。

在收禮桌母子見面第一句話「你還知道要叫媽」
阿姨稱讚P瘦了,她回說「因為現在有人在照顧,那我應該要感恩囉」

我試著不要介入母子之間的問題,
因為其實世界上有問題的是親子關係,而不是婆媳不合。
母親不過是把原本的親子相處模式轉用於家庭新成員,
然而,老早就存在的問題遠非才要開始建立的關係所能承受,
衝突與崩壞是必然。
為什麼跟兒子都很好,卻不能照樣對待媳婦? 明明就是新成員的問題?
很遺憾,其實你們一直有狀況,只是假裝不知道罷了。

P不喜歡回家,母親到最近才似乎有聽懂,
大學時代每學期回家兩、三次算很多。
房子剛買,我還沒進駐的日子更是大解放。
反正有水有電有和室,雖然家當都沒搬,
以施工的名義不回家,敲敲打打後,晚上買宵夜配漫畫,
甚至連續幾天都睡工地,輕鬆快活。

聽說上個月母親問P是不是不喜歡回家,P誠實地回答。
母子間簡短地對話,但沒有找到不喜歡的原因。
我佩服她開口問的勇氣,卻也擔憂找不到原因的媽媽在腦裡生出假想敵。
畢竟,這位女士已經說過兒子被帶壞之類的話語。

我試著回到瘦身話題,確認誰跟這事有關。
是的,身體是P自己的事,跟誰在照顧無關,
跟我無關,跟母親無關,跟任何人都無關。
至於母親把P的身體管理認為和自己有關,現在被迫和她切割,
得拱手讓出照顧者/控制者(?)角色,
卻又因稍有成就,應當心存感謝,但其實心理不快(?)的狀況,
實在是母親個人面對親子關係的問題與困境,除了當事人之外,誰也無法協助。
面對尚待釐清的關係與胡亂拉扯的母親,
我試著找尋令自己舒坦,不勉強的相處方式。
雖然遺憾,但依我現階段的能力只能如此。

宴席間,P和父母沒有什麼對話,哥哥也沒有。
而我只能先照顧自己,試著找到自在的方法。

父母同車前來,
分開入場,分開離席。

現在想想,
週六的白色鬱金香真的很寂寞。
page top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彼岸森林*台北で.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