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彼岸森林*台北で
人生って、何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悄悄而忙碌地今年已經過了三分之一。
希望2015是個大翻轉的年度,小小期待如此預感著。
今年才剛開始,就很衝擊,很令人期待。

年初在不得不的情況下,P踏出了小小的一步。
幾個小時內他有所不同,我感到無比雀躍,一切似乎有了大轉機。
一週後,我們和U共進一頓午餐。
我讓自己做萬全的準備,能做的都做了,
但還是緊張,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是,我不是來開心地吃飯參加家庭聚會的,是來考試的。
看看我面對奇怪的話語,能不能脫鉤,不要自己對號入座。
看看我能不能一邊應答,一邊閃躲時不時放出的冷箭。
看看我還有沒有餘力,把P和U的對話拉到情感層面上,看見彼此的狀態。
此次的考試結果還算滿意,但也令人心驚,
因為看樣子外面的狀況越來越糟,下次考題鐵定會更難。



2月做了生平第一次的禪修營義工,恐怕是冥冥中注定,我遇見了F。
F是我的國中同學,現在,他是一位出家法師。
早就知道他出家的消息,也覺得出家修行是件好事,深深祝福。
從來沒想過見到他的剎那,我會震驚,無法言語,心裡千頭萬緒,眼淚直冒。
好像苦等了千百年總算盼到這一刻。
至今我仍不明白那瞬間,自己怎麼了?

在寺院裡生活的日子,很棒。
和一群二十出頭的小朋友一起工作,很有趣。
在別人和自己之間,出家與在家之間,看到自己是很深刻的體會。
本來還想當義工不用最早起,可以比學員有多一些時間休息。
沒想到,被安排擔任起板,每天04:30起床負責用法器叫大家起床。
寒冬裡摸黑早起說多痛苦就有多難受,還提心吊膽害怕睡過頭....

少一點睡眠時間,我獲得了一個人的寺院。
在寒風裡,所有的人都睡著,所有的法師和學員,遠處的大台北也一片覷黑。
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心中無比寧靜。
法師說起板的工作,影響了寺院每位法師、義工、學員的一天。
曾經有過起板義工卯足了勁敲的漫天響,忘記自己是在叫人起床,
在格外安靜的山裡,輕聲細語就好,總不該用嚇人的方式吧。

拉拉筋,喝口水,誠心祈求菩薩與龍天護衛保佑今天的起板工作順利,
早起已經很辛苦了,溫柔些別讓大家起煩惱,有個美好的開始。
每天,自己一個人,從一個小小的心願開始,默默地努力。
莫非,在大千世界裡的我們,其實也是如此,
看似渺小其實巨大。



在台北的日子,見過諸多好友和親人。
即使身分不同,樣貌不同,面對人生似乎功課都差不多。
我們會遇到瓶頸,遇到自己能力不足以突破困境的時刻。
什麼時候,用什麼樣的形式發生不知道,但它會發生。
這次閃避了,下次會再出現,更容不得我們迴避。

在和Y的午茶對話裡,我發現自己對他一無所知。
三十幾年的親人,卻陌生的跟個外星人沒兩樣,哈。
再下一瞬間,我發現對誰都一樣,我不見得有機會認識別人的真實狀態。
就連對自己也一樣,還在學習如何認識。
L用他的專業告訴我,是的,這感覺很自然,
因為我們對自己其實都很陌生、斷裂、抽離,內在總有個填不滿的缺口。
這是每個人在成長過程裡被塑造的,極少數人能夠不如此成長。
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覺得不對勁,尋求解答與出口是生命自有的原動力。
鼓起勇氣順著試試看,沒收穫的話再回原路就好。

是,不對勁從大學以來讓我很困擾。
我只知道不對勁,不是這樣,但不知道是怎樣。
我對設計有疑惑,對人生有疑惑,對自己有疑惑,
對自己的親密關、家庭、職業,還有搞不清楚什麼疑惑的疑惑。
好像有數不清的困惑但生活的一切看起來又很美好順暢。
我,有問題嗎?(歪頭)
應該是沒有吧,至少我自認為還算符合正常人標準。

(to be continued )
page top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彼岸森林*台北で.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